• 《礼记》中的礼乐制度与“生活政治” 2019-06-15
  • 财政部: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-06-15
  • 特色小镇狂热下的思考:产业培育需要耐心 凤旅观察 2019-06-08
  • 《教学与研究》刊发 “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”专题论文 2019-06-03
  • 端午新经济体验无处不在 “指尖端午”玩出新花样 2019-05-31
  •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2019-05-31
  •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融入到玉树党员干部的“血液”和“骨髓”里 2019-05-20
  • [微笑]也不用担心房价会崩盘,因为亏损太多,没人会卖,只有炒房的才会急于套现会有全社会占比较小的抛售…… 2019-05-20
  • (原创首发)法治不行,正义难成,法治有力,正义显功。 2019-05-20
  • 1—5月我省进出口总值1439.7亿元 增速全国第二 2019-05-20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六) 2019-05-17
  • 跟着冬奥会去度假 低调的韩国平昌原来可以这么好玩 全球GO直播预告 2019-05-17
  •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 2019-05-17
  • 端午——网络中国节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17
  • 上港不败金身告破无碍头名出线 淘汰赛恐遇恶战 2019-05-15
  • 精准预测11选5出号软件 > 侦探推理 > 唐朝小闲人 >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完美

    新疆体彩11选5助手: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完美

    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,最快更新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!

        前世今生,诸多画面,纷至沓来,在韩艺脑海中一一闪过,是那么的不真实,是那么的玄幻,然而,这一生啼哭声,让这一切都变得非常真实,仿佛让韩艺有了一种归属感。

        他神色呆滞,大脑一片空白,但却不由自主的来到房门前,仿佛是有人将他拉到门前,又抬起手来,敲了敲门。

        “是玲珑么?”

        里面响起秦红梅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就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,“夫君回来了吗?”

        韩艺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,猛地清醒过来,不禁抹了抹眼角,张着嘴,却发不出声,过得片刻,他才艰难的出声道:“牡丹,是我!”

        “呀!真是韩艺回来了!”

        这声未落,就听得吱呀一声,只见一个美貌的妇人站在门前,正是秦红梅,她见得韩艺,欣喜道:“韩艺,你可算是回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韩艺抬起头来,看着秦红梅,哽咽道:“这些天麻烦嫂嫂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红梅见韩艺眼中泪光闪动,她可从未见过这样的韩艺,心里也明白得很,笑道:“你这话可就见外了,快些进来吧?!?br />
        韩艺点点头,迈步入得屋内,正好见到一个少妇抱着一个婴儿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,如云秀发不扎不束,垂落在腰间,本就细腻无暇的肌肤,比以前要更加白皙,洁白如玉,吹弹可破,更增美色,细细的柳眉,双瞳剪水,宽大的白裙,却也掩盖不住她那高挑却玲珑有致的身材。

        此女不是元牡丹是谁。

        二人四目相对,皆是泪光盈动,一切尽在不言之中。

        秦红梅瞧了他们夫妻二人一眼,嘴角含笑,悄悄走了出去,又将门给合上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突然展颜一笑,柔声道:“夫君,你回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韩艺一怔,内疚涌上心头来,忙走上前去,“夫人,对不起,我回来晚了,我---!”

        元牡丹打断了他的话,道:“在你离开之前,我就说过,只要你能够安然归来,我便心满意足了,其它得都不太重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牡丹!”

        韩艺迈步上前,此时他只想抱住面前这个女人,好好的疼爱一番??墒钦獠鸥崭照趴?,他仿佛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,呆呆得望着元牡丹怀中的小婴儿。只见这小婴儿的脸圆圆的,红扑扑的,像只大苹果,虽然没有睡着,但是两只眼却是闭得紧紧的,像两条线,长长的睫毛,微微颤抖着,两根眉毛像两只弯弯的新月,跟她的母亲一样,小嘴吸允着自己的手指,好像在吃奶,甚是可爱。

        这---这是我的女儿?

        韩艺在这一刻,掉落下眼泪来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生性恬淡,也就那回跟韩艺发生关系时,曾大喜大悲过,即便生得女儿,她也未曾像韩艺这般动容过,可如今见得韩艺落泪,只觉情难自禁,幸福、甜蜜、温馨交织在一起,不禁也落下热泪来。

        “牡丹,这是我们的女儿?!焙胀蝗簧袂榧ざ乃档?,可这一回头,却见元牡丹梨花带雨,诧异道:“牡丹,你怎么哭呢?”

        元牡丹带着一丝责怪瞪了他一眼,道:“都怪你,好好得,哭什么,弄得我也忍不住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哭?韩艺一愣,不禁抹了一下脸,发现自己脸上的泪水比元牡丹还要多一些,却不觉得难堪,傻呵呵道:“这男儿眼泪值千金,为我们的千金而流,这不亏不亏?!?br />
        元牡丹好气好笑道:“这又不是买卖,什么亏不亏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是是!夫人说得是?!焙杖胄〖ψ拿装愕闹钡阃?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瞧他一脸傻样,抿唇一笑,柔声道:“你要抱抱她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好啊---!”

        韩艺神色一激动,可瞧了瞧他可爱的女儿,软绵绵的,摇摇头道:“还是等她长大一点我再抱,我这粗手粗脚的,可别弄疼她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元牡丹听得噗嗤一笑。

        韩艺斜目一瞧,道:“这小得等会再抱,这大得么---!”说话间,他露出一丝淫笑,一只大手已经伸向元牡丹,可是伸到一半,突然“哎呦”一声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道:“怎么呢?”

        韩艺一拍自己的脑袋道:“你看我多么粗心,我这才刚回来,风尘仆仆的,身上都脏死了,你们母女快离我远一点,这刚刚生产完的女人和婴儿体质比较弱,一点点细菌就可能生病的。我---我先去洗个澡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手忙脚乱的踌躇片刻,又急忙忙的跑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愣了好半响,咯咯笑了起来,她还没有见过恁地可爱的韩艺。

        这喜当爹,韩艺有些不知所措,各种担忧,洗澡都是用刷的,从头到脚,生怕有一丁点残留的灰尘。

        几番确认之后,才肯定自己洗干净了,这才回到屋内。

        “牡丹!----夫人!”来到屋内却不见人,韩艺轻声喊了两声。

        “夫君,我在里面喂奶了!”

        喂奶!

        韩艺猛地哆嗦了一下,急急走到屏风内。

        只见元牡丹坐在床上,衣领敞开着,露出一边酥胸来,白皙丰硕,诱人至极。

        咕噜!

        韩艺喉咙里面发出一声闷响,心道,好久不见!

        元牡丹见抬头一瞥,见韩艺直盯盯的看着自己胸前,虽说是夫妻,但是韩艺的目光太下流了,而且是她喂奶的时候,看得她非常不好意思,啐道:“你瞎看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韩艺一怔,忙道:“要不要帮忙?”说话间,他已经坐到床边,近距离观赏,好像前世没有见过女人似得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被他看得浑身难受,道:“你干什么,女儿可还在这里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到女儿,韩艺立刻心虚了,讪讪一笑,突然想起一事来,道:“对了,牡丹,可别听你大哥的,咱们女儿取名韩不归,忒也难听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元牡丹一愣,道:“什么韩不归?”

        韩艺道:“不是你大哥帮咱们的女儿取名为韩不归么?”

        元牡丹愣了半响,噗嗤一笑,“大哥的这等鬼话,你也相信,这取名自然要得到你这当爹的应允?!?br />
        果然如此!其实韩艺也料到元鹫是借此催他回来,但是面对元鹫,他还真不敢麻痹大意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也恍然大悟,道:“大哥他也真是的,你可是去办正事的,他怎能用这种手段让你回来?!?br />
        韩艺却是愧疚道:“牡丹,这其实不怪你大哥,都是我的错,我应该陪在你身边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元牡丹螓首轻摇,道:“我一点都不害怕,我只在乎你的安全?!?br />
        韩艺听得大为感动,一手揽住她的腰肢,柔声道:“牡丹,能够娶你为妻,真是我十世修来的福?!?br />
        元牡丹只是含羞一笑,又道:“那你可有想好名字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---!”

        韩艺第一回当爹,这个还真没有想到,又见元牡丹环抱着小婴儿,突然道:“不如就叫韩蕊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韩蕊?”元牡丹一愣。

        韩艺点点头道:“你叫牡丹,这花蕊被包裹在中间,好似被捧在手心,你看像不像?!彼底?,韩艺目光移向女儿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低目一看,抿唇笑道:“你是她爹,自然由你做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行!就叫韩蕊!”韩艺很是欣喜,觉得自己总算是为女儿做了一件事,伸出手来,轻轻刮了一下女儿的小脸蛋,“小蕊儿?!?br />
        可是韩蕊根本没有搭理她,紧闭着双目,一个劲的吸允着。

        韩艺情不自禁的瞟了眼那一抹春光,心中满满是羡慕,突然目光移向另一边,对呀,这里还有一个,要不---!

        正当这时,元牡丹突然道:“哎呦!有件事差点忘记告诉你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韩艺心虚道:“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元牡丹道:“就在一个多月前,无衣生下了一名男婴?!?br />
        韩艺惊喜道:“当真?”

        元牡丹笑着点点头,道:“而且母子都很平安?!?br />
        一子一女,如此的完美!

        老天爷,你待我不薄啊,现在你不欠我什么了,不,是我欠你的了。韩艺激动的都已经无以言表,眼中又聚集起泪水来,又看向元牡丹,傻呵呵道:“牡丹,你放心,我这人从来不重男轻女,女儿、儿子我都喜欢?!?br />
        元牡丹笑点点头道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韩艺嘿嘿笑着,高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见他神情似若小孩,含笑不语,忽然,她低头一看,然后就将衣服穿好。

        韩艺一愣,道:“怎么呢?”

        元牡丹道:“她吃饱了,你看,又睡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韩艺低目一看,只见女儿微微张着嘴,保持着吃奶的姿势,左眼微微张开一条缝,已经熟睡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好呀!终于轮到我了!韩艺嘻嘻道:“夫人,你看,我这还饿着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???”元牡丹微微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满面羞红,啐道:“你可别瞎闹,女儿可还在这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我---!”韩艺一脸郁闷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        “牡丹,你们睡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是秦红梅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道:“还没睡了,嫂嫂有事么?”

        秦红梅道:“哦,是这样的,我担心你们夫妻说话会吵到果儿,要不就先将果儿放到奶娘那边去?!?br />
        这果儿就是韩蕊的小名。

        理解万岁??!韩艺疾呼道:“嫂嫂英明!”

        外面顿时传来噗嗤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你瞎说什么!”

        元牡丹红着脸瞪了韩艺一眼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瞎说,这可是正经事?!焙找桓鼍⒌恼Q?。

        元牡丹羞涩难当,抱着韩蕊,在韩艺的小心扶持下,下得床来,又忍不住回头瞪了韩艺一眼,这才出得屏风。

        过得一会儿,元牡丹回到屏风内,忽见床上没人,不由得一愣,正欲转头时,一双大手已经将她拦腰抱起,惹得元牡丹还惊呼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夫人,我可想死你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一刻,韩艺是内牛满面,都快憋出内伤了。

    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
    精准预测11选5出号软件 www.s8f5.com

  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

    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  • 《礼记》中的礼乐制度与“生活政治” 2019-06-15
  • 财政部: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-06-15
  • 特色小镇狂热下的思考:产业培育需要耐心 凤旅观察 2019-06-08
  • 《教学与研究》刊发 “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”专题论文 2019-06-03
  • 端午新经济体验无处不在 “指尖端午”玩出新花样 2019-05-31
  •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2019-05-31
  •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融入到玉树党员干部的“血液”和“骨髓”里 2019-05-20
  • [微笑]也不用担心房价会崩盘,因为亏损太多,没人会卖,只有炒房的才会急于套现会有全社会占比较小的抛售…… 2019-05-20
  • (原创首发)法治不行,正义难成,法治有力,正义显功。 2019-05-20
  • 1—5月我省进出口总值1439.7亿元 增速全国第二 2019-05-20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六) 2019-05-17
  • 跟着冬奥会去度假 低调的韩国平昌原来可以这么好玩 全球GO直播预告 2019-05-17
  •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 2019-05-17
  • 端午——网络中国节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17
  • 上港不败金身告破无碍头名出线 淘汰赛恐遇恶战 2019-05-15